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20 15:36:04
导读: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公众号 书荒了,你还不关注等什么呢! 书懒·随笔 韩警官警察故事九哥野评:九哥野评:今天给你们推荐本不一样的小说,叫做《韩警官》。好吧,我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公众号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书荒了,你还不关注等什么呢!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书懒·随笔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韩警官

警察故事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九哥野评: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 九哥野评:今天给你们推荐本不一样的小说,叫做《韩警官》。好吧,我估计看名字的第一眼,你们这群老书虫就能猜到它的内容了。现在咱们聊这类警察小说不能免俗的一点就是和《余罪》做各种对比,就好像聊灵异不说说《鬼吹灯》和《盗墓笔记》一样,总会感觉缺了点什么。

  • 其实,这类小说要都拿来和《余罪》做对比,对于它们来说,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余罪》这种书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书,就水平和档次而言,远超同侪,是不可比较的。但鉴于大家对《余罪》之外的这类题材了解的并不多,所以,就只能把《余罪》拎出来勉为其难的比较了。

  • 首先,《余罪》这部小说最令人称道的不是其文学素养的高深和语言造诣的高超,而是故事体现出那种现实生活的真实感足够强烈,特别是故事世界的价值观带给人的那种真切的感受,完全不同于一般的网文小说,比如说小说里所展现的那种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价值观,很切合实际,这个世界所有人都爱正义和公平,但人更爱自己,当正义与公平和自己的利益相互冲突的时候,人往往会选择后者。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会为真正维护公平与正义的人喝彩,但很多时候对于这些执着的人反而抱着一种鄙视、排挤的心态。而在《余罪》这本小说里表现出来的那种价值观除了以上两种以外,还有一种更特别的价值观在吸引着观众和读者,那就是反主流价值观,一个英雄人物却以一种反英雄人物的形象出现,维护社会的公正。一个无耻,好色,贪婪,不要脸的警察,这种形象在主流价值观来说,是该死的,应该被批判一千遍、一万遍,挫骨扬灰才算是解恨,但在老百姓眼里又是那么有魅力、有人性,在他们看来,这才是真正现实生活里发生的故事,才是他们自己身边的人,身边的故事。这就是《余罪》能火的真正原因,因为读者和观众感觉到了作品的真实,作品是有灵魂的。

  • 好了,关于《余罪》就简单地谈一点个人感受,毕竟网上的分析和解读在电视剧《余罪》火了之后,已经够多了。现在说说这本《韩警官》,这本小说和《余罪》真是没什么太多可比的,他们的差别不仅仅是在文学水平和专业知识素养上,实际在这两点来说,相差的并没有那么大,《韩警官》所表现出的水平也是一流的水准,但差别最大的地方就是在于《韩警官》这本书实质还是一本套路网文小说,关注高潮点更胜于关注作品的内在灵魂,放在以前还没什么,但在《余罪》火了之后,还如此写,那么妥妥的是要被人鄙视的。对于这一点,并不怪这个作品,只能说怪运气不够好。这东西特别像郭德纲没火之前的那些年,听着那些xs大赛的一等奖、二等奖的那些作品觉得也津津有味,等到听过了郭德纲的相声以后,再听他们立刻就觉得忒没劲,这个道理是一样的。但咱们也得明白一件事情,郭只有一个,《余罪》也只有一个,所以,想对付生活有时候也得适当的把要求标准降下来,才不至于生活过于枯燥。

  • 最后,一个简单的总结评价,这是一本爆米花似的网文作品,在网文小说里的也称得上是精品了,我们没必要拔高,也没必要去贬低,,读的高兴、爽快就好。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书名及作者:

《韩警官》

作者:卓牧闲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简介


重活1996,记忆支离破碎,宛如庄周梦蝶。
  挤牙膏似的想起一点是一点,处处抢占先机。
  同样的起点,不一样的经历,且看韩博的警路人生。 

标签


重生、都市、警察故事、犯罪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原文摘录

第一章   韩家的希望

 

    “小博,快起来,再不起来不及了。”


    这个称呼,这个声音,很熟悉很亲切,韩博睁开惺忪的双眼,一套崭新的组合家具跃入眼帘,散发出淡淡的油漆味道。

    环顾四周,墙壁洁白如玉,头顶上的石膏天花板造型别致。不锈钢窗户下,一张同样崭新的书桌,桌上堆满书,堆得整整齐齐。

    懵懵懂懂,脑子里一片混乱。

    不是似曾相识,也不是陌生,感觉一切非常非常遥远,似乎一觉睡了几十年,像做过一场大梦,到底梦见什么不管怎么想却又想不起来。

    正迷糊,一个留着短发,穿着细花短袖的孕妇走进房间,催促道:“快去洗脸刷牙吃饭,把毕业证派遣证收拾好。报到不能迟到,不然单位领导对你印象不好。”

    大姐韩芳,初中毕业,镇幼儿园民办教师,今年春节刚结婚。

    姐夫李泰鹏,他父亲死得早,兄弟好几个,家庭条件困难。说是娶,其实是入赘,结婚之后一直住在这边,他俩新房就客厅对面……

    韩芳从抽屉里取出一叠证件,生怕弄错似地挨个翻开检查。

    1996年7月21日,日历上画了好几个圈,韩博想起到今天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要去县丝织总厂报到,户口、粮油关系和组织关系全转到厂里,一切办妥就有一份正式工作,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城里人。

    分配得不算好,同样不算特别坏。

    没能留在省会江城,没能分配到南港那样的地级市,一样没被分到老、少、边、山、穷地区。

    至于一个化工专业本科生进丝织厂能做什么,这不是自己可以操心的事。国家统一分配,组织人事部门说了算,好坏给安排个工作,不管对口不对口,不管你喜欢不喜欢。

    对于单位同样如此,不管新分配去的大学生是不是有能力有素质都要接收。其中有些还是不错的,比如医生、老师等,基本能对上口。

    其他的就很难保证了,镇里有一个早几届的大学生,还是研究生,全镇高中学子持续五六年的榜样,能把物理公式从马路这头写到那头,结果就是分配不出去,学得太尖端,最后分到邻乡初中当物理教师。

    县丝织总厂不是镇里的小厂,是全县为数不多的国营企业。几千号职工,厂长级别同镇党委书记一样的。

    进城,以后就在县城工作生活。

    十年寒窗苦,终于熬出头,终于真正实现了鲤鱼跳龙门。韩博心中一热,手忙脚乱穿上姐姐专门准备的新衣服。

    洗脸刷牙刮胡子,必须收拾精神点,忙得不亦乐乎。

    “坐汽车去倒是快,可出了车站你就要走,丝织厂在四里闸,半个小时不一定能走到。天这么热,人也吃不消。你姐夫送你去,路上小心点,不要把包里东西弄丟了……”

    父亲木匠,有门手艺,说到底还是农民。

    母亲斗大字不识一箩筐,要不是父亲出去外搞装修,带着一帮徒弟没人洗衣做饭,她一辈子走不出思岗县。自己上学不刻苦,没考上中专中师,又怕念高中,结果只能在幼儿园当民办教师,一样是农民。

    弟弟争气,从一年级就开始拿奖状,一直拿到高中,没复读就考上大学本科。过去五年,全镇加起来不超过二十个,韩家的骄傲,远近闻名。

    现在毕业了,分配到县里上班。靠自己努力改变命运,真正的光宗耀祖。

    父母在外打工,许些事韩芳不能不管不问。

    收拾起韩博换下的衣服,靠在门边窃笑道:“小博,丝织厂女职工多,我不是反对你处对象,二十好几也该处了,但要注意影响。你是党员干部,不是普通工人,作风不好会影响前途的。”

    “放心吧,你弟我出了名的作风正派,不会乱搞男女关系。”

    一个学化工的在纺织厂能有什么前途,不过人不能太贪心,能进城,能有份工作已经很不错了,韩博从善若流。

    “知弟莫若姐,知道你是正人君子,就是提醒一下。”

    韩芳干脆放下衣服,拉来一张椅子坐到他身边,“其实你上大学这几年,好多人要帮你介绍。当时不知道你会被分到哪儿,我和妈一个没答应。现在分配了,有正式工作,不能再拖。

    你自谈也好,单位领导介绍也罢,总要讲究个门当户对。农村户口不行,再漂亮都不行,那会害了你们将来的孩子,户口随母亲,这你知道的。普通工人,要是家在县城可以考虑,最好是干部……”

    农民歧视农民,听上去似乎有些讽刺。

    其实真不能怪她,城乡差距太大,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化肥农药连年涨,粮价却一成不变,三提五统等乱七八糟的收费一分不会少,搞得农民年年丰产不丰收。

    若非被逼无奈,父亲人到中年也不至于背井离乡出去搞装修。

    树挪死,人挪活。

    现在看来父亲这一步算走对了,带几个徒弟在东海市干得红红火火,从最开始一年赚两三万,到现在一年赚十来万。没种地那么苦,收入却是之前的几十倍,书记镇长都羡慕。

    这年头,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

    去丝织厂一个月才能拿几百,可要是说不去上班,一起出去做木匠,全家人非得失望死。在他们看来,丝织厂干部一样是干部,老韩家几十年就出这一个党员干部,岂能不放着干部不做去做木匠。

    对于前途,韩博真有些迷茫,暗叹一口气,对着镜子刮胡子听姐姐继续唠叨。

    “如果单位今天安排宿舍,你不要回来,让你姐夫回来,帮你把行李铺盖送过去。开水瓶,洗脸盆,厂里发最好。不发我们自己买,买新的……”

    在农村,万元户了不得。

    父亲搞装修能赚钱,韩家不是万元户,是几十万元户!

    春节小两口结婚,摆了二十六桌,招待亲朋好友的烟是玉溪,酒是剑南春,喜糖是从东海市批发的巧克力和大白兔。没陪出去的嫁妆中,一辆崭新的钱江125和一辆崭新的春兰50踏板轻骑最显眼,小两口一人一辆,全镇轰动。

    用邓老人家的话说,韩家属于先富起来的人。姐姐既羡慕城里人,又有些瞧不起城里人,或许她羡慕的只是一个户口。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你自己也小心点,鼎着个大肚子,不能再骑摩托,最好不要坐。”

    “嫌我烦?”

    “怎么会呢,你是我姐,我亲姐。等安顿下来,等分到一个大宿舍,我接你去县里享福,陪你逛逛人民公园,多少年没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原来那样子。”

    “东海和江城我都去过,县里总共就几条街,没什么逛头。不过你有这份心,我就心满意足了。好好干,你本科生,又是党员,将来调到政府机关不是没可能。等当上大干部,我再沾你光。”

    韩博打趣道:“你想沾什么光?”

    “凭什么干一样活儿,拿不一样工资。凭什么她们去医院看病全报销,我要自己掏腰包。凭什么她们退休什么全有,我什么都没有。别的不图,就图转正,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你想让我以权谋私!”

    “不以权谋私当干部图什么,一个月那点工资,不如跟爸学木匠去。”韩芳叉着腰,理直气壮。

    社会风气如此,真不能怪她,韩博哈哈笑道:“行,不过要等到我当上大干部再说。”

    外面传来一阵引擎声,姐夫李泰鹏去市场买菜回来了。

    他其实是父亲的小徒弟,十四岁开始学木匠,十四岁之后呆在韩家的时间比在他自己家多,名副其实的知根知底。

    过去五六年,一直在东海干。

    他同姐姐刚结婚,父亲母亲不想小两口长期分居,结婚之后没让他去。现在姐姐怀孕了,更不会让他去。

    值得一提的是,招他这个女婿与自己有很大关系。

    养儿防老,父母既希望儿子有出息,又担心老了去城里不习惯不方便。招个女婿就不一样了,老了之后在老家有人照顾,去城里一样有人管。

    “小博,在菜场遇到砖瓦厂王厂长,问你什么时候有空,他要请你吃饭。”李泰鹏摘下头盔,甩甩二八开的小分头,同样一身出客的新衣服,看上去很精神很帅气,难怪姐姐能同意这桩如假包换的包办婚姻。

    “王厂长要请小博吃饭?”王厂长是镇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韩芳将信将疑。

    “多个朋友多条路。”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不管当兵出去的,提干出去的,还是考学出去的,只要是我们丝河镇的人,只要王厂长知道都会请客吃饭。所以他朋友满天下,去哪儿都有熟人,想办个什么事也比别人容易。”前段时间在王厂长家干过活,李泰鹏对这些情况比较熟悉。

    “当领导就是不一样,小博,学着点。爸在电话里也说过,在外面走的人,要放得开,别舍不得花钱。”

    在省城上三年半大学,去另一个城市实习半年,暑假要么参加校团委和学生会组织的一些活动,要么去同学家玩,每年就春节回来十几二十天。

    猛然间踏入社会,开始全新的生活,韩博真有些不习惯,暗想改革开放,怎么把曾经很朴实的一家人改成这样了。

未完待续


36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老书虫们,快来加入我们吧!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大书荒三十六计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返回首页收藏本文点击复制
 下载  图片  视频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0]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1]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2]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3]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4]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5]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6]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7]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8]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9]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10]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11]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12]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13]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14]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15]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16]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17]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18]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19]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20]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21]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22]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23]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24]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25]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26]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27]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28]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29]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30]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31]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32]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33]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34]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35]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36]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37]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38]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39]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40]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41]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42]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43]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44]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45]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46]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47]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48]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49]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50]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51]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52]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53]

余罪与大嫂床戏,与《余罪》无关 [54]

相关报道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律师 editor 版权声明 滚动新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