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20 15:34:25
导读: 褪去浪漫和文艺的外衣,走出矫情与娇生惯养的误区,抑郁症,终究只是一种病。患病的人在城内,隔着死亡与绝望的围墙,健康的人在城外,从围墙看高高的墙,五光十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褪去浪漫和文艺的外衣,走出矫情与娇生惯养的误区,抑郁症,终究只是一种病。


患病的人在城内,隔着死亡与绝望的围墙,健康的人在城外,从围墙看高高的墙,五光十色的云翳,以为很美,可他们声嘶力竭的呐喊,你听不见。


1

你听过抑郁症吗?

这些年,谁要是自己心里头没点儿病都不好意思出门。


看不惯人群的说自己是“密集恐惧症”,总要较真儿自己洗没洗手、洗几遍手的叫“强迫症”,很多文青就喜欢得“抑郁症”。


这似乎是种高级的病,午夜在二十六层的高楼上俯瞰都市霓虹拥抱孤独,迎着风和雨,晴空与长夜都是寂寞的味道,听起来很美。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而且幻想自己忧郁,总比幻想自己是个玛丽苏小说的主角要好有代入感。


有一个女生向我发来私信,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抑郁症是什么样子,我们只是站在抑郁的门外,看五光十色的浮华,根本不知道,那道门里是什么。


她最早发觉自己有抑郁倾向是在初中,那时候,她是班里最特别的人。


这种状态从六年级时开始就已经开始,因为身材,因为她“惹到”那个被万众瞩目的女孩子,最初是孤立,后来是谩骂,最后是殴打。


小孩子的社交守则,透露出一种天真的残忍。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乌合之众》里说,群体不一定对,它有可能是世界上最为卑劣的东西。


她大哭,父母觉得她矫情。她试探性的提转学,被骂神经病,其实想来原因简单,小城里封闭,最好的小学只有一所,其他几所根本不可能与它同日而语,对她要求之高如父母,又怎么会同意。


她自幼都是个懂事的孩子,因为家里生意忙,被囚在家里无法社交,错失了很多朋友,不抱怨,只看书,每天按时写作业,不让父母检查,给他们减压,让老爹在打麻将时能多吹几句牛逼,说自己从来不操心孩子的学习。


他们不会在她学习下滑时打她,但是那种暴烈残虐的情绪,比杀了她还让她难过。


或许是她矫情吧。他们许她衣食无忧,她自然要用成绩投诚。至于交流什么的,见鬼去吧。


2得了抑郁症的人,什么样?

女生想过去死,直到某天放学,看见跳楼而死的那个女人。


内脏破裂,倒伏在那里,摔得血肉模糊。


警戒线内,是孤独的死。

警戒线外,是绝望的生。


女人据说是抑郁症,因为丈夫出轨,从十七层一跃而下。


晚间吃饭的时候父母还曾说起这件事,妈妈说,这个女人真蠢,死了有什么用?小三拿着你的钱,睡着你的老公,打着你的娃。她说据说那个女人的孩子也在现场,那女人真自私,留孩子一个人在世上。


难道要一起死么?


萦绕在心里那句话,还是没有说。


据说,从三层楼跳下去就已经可以死人了。


据说,跳楼虽然是种很不体面的死法,但是从高层跳下的人,在落地前会昏厥。


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她觉得,人生在世,活着真的好苦哇。


她整夜的失眠,浓密的头发变得稀疏,她玩命看书,把自己隔绝于外界,中考时刻意考砸,去了一所没有人认识她的学校。


离开旧环境的她略有好转,但病情又随之恶化,拒绝交流,拒绝沟通,拒绝一切。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高三的时候,大家都很紧张,冲刺阶段的窒息感要将她谋杀。父母方面说,我们理解你,青春期,背后说她矫情,后来,他们还学了个新词,中二。他们觉得,这一切都是娇生惯养的错。可是他们忘了,她是杂草,如三棱草或者空心莲子草那般野蛮生长起来的。


后来她大把大把的吃药,情绪终于有所好转。她变得越来越开朗,朋友也越交越多,那种难以直视他人的无措感也被深埋心底,现在的她看起来是个很开朗的人,有她在的地方都热热闹闹的,没有人能够想象到她曾经却会在某天某一时刻毫无防备的失声痛哭,曾经看见那么开心的场合,明明该一起笑,挤来挤去却是一张丧脸。


现在的她特别乐呵,虽然言语里偶有阴郁,但大部分人都说她和曾经已是天壤之别。


微笑抑郁症。


每一句“I'm fine”倒过来,都是“help me”。我曾试图站起,不靠谁扶起,但生命所不能承受之轻,向来只是一些琐事,最后压倒骆驼的,只是一根微不足道的草。


3抑郁症的浪漫与矫情

吉田兼好在《徒然草》里写道——人心是不待风吹便自落的花。


常人看待抑郁症通常分为两大阵营,浪漫与矫情,无论你觉得是哪种,都先恭喜你,你并没有得过。


觉得抑郁症浪漫的,很多都是因为所谓的青春伤痛文学。患有抑郁症的作家用纤细的手指敲击出文字,后来成名,里面歌颂天涯,歌颂孤独,歌颂寂寞,看起来逼格满满。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如果抑郁症真的是这样,那么我想,抑郁症或许是一种高级的病,我还尚不配得。


觉得抑郁症矫情的,很多都是因为抑郁症的表现,诚然,这种病,很破坏氛围,很搅局,很扫兴,在众人狂欢时,他在哭,众人同喜,他独悲。那个人的外表可能看起来很好,没有让人诟病的家境,却生了闲散的毛病。


“如果连饭都吃不起了,看他还抑郁个P。”


当他自残自杀的那一刻,哪怕生命终结的前一秒都是强打精神的苦熬。抑郁症有多痛苦,不懂的人或许永远都不会懂。


抑郁症像一根藤,扎根后就不会离开,就像那个女生,她知道自己只是短暂的战胜了它,它偃旗息鼓,退回土壤之中,却永远伺机而动,在她欢乐或忧伤的时候,或许就在下一秒就卷土重来。


昨晚,“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这个词条上了热搜,主题是“我们要努力”,直指当代年轻人“又穷又迷茫,又丧又懒散”的社会现象,很扎心,很励志。


这是一种癌,抑郁症何尝又不是。


或许你也曾遇见过那个患了抑郁症的人,只是他有没说,你也不知道。


回头看一看,或许那句“I’m fine”背后,就是求救。


网友亲历

@张谨慎:

看了大家的答案,很心疼。

我只是夜不能寐,整夜失眠白天恍惚。

抑郁症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得毫无意义。

仿佛进入了一种心魔的状态,一切看来,了无生趣,整个世界,跟自己是割裂的,毫无关系。

你说世界上那么多好吃的,火锅烤鸭撸串粉丝煲等等,可是吃到那又怎样呢?没意义。

你说可以赚钱买买买,买到又如何?对我来说,这件事情没有意义啊。

你说有那么多好看的姑娘,不要死,去睡她们,睡到了又如何呢?没有一点点快乐。

你说好好学习,考取清华北大,可是,这对我来说,还是没有任何意义,这个目标和自己的快乐,没有一点点联系。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存在,对于整个世界,有什么意义。

没有意义,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可以丢弃或者毁掉。

不想工作,不想吃饭,不想睡觉,只是呆呆坐在地上,变成石雕。


@于某某某:被抑郁症折磨到……我接受它和我共度余生了。


@夜雨莺歌:

症状:失眠,嗜睡,食欲下降,快感缺失,焦虑,动机下降,记忆下降,无价值感,绝望。

我觉得有句话非常适合抑郁人群:

“快乐远低期望,痛苦远超想象。”——叔本华

不过有点不同的是,其实患抑郁症的人感受到的痛苦与他人并无明显区别,只是他们很难体验到快乐,甚至没有。

普通人可以说“痛并快乐着”。

而抑郁症患者只能说:

“我痛苦了,可是快乐在哪呢?我痛都痛完了你告诉我:‘没啊,没有快乐啊。’ 

那我不死给你看我都没脸了。”


@花猫的桃花喵:

记得某个群里有个家长一直叨叨:“我儿子都考上清华了,怎么就躁郁了呢,唉,愁死了,你们这些人这么年轻(就得病),都不想想自己的父母(会多么难过)吗?”

我说,阿姨,别添堵行吗?

几个躁郁症群里加起来有上千人吧,绝大部分反映家人不理解不支持,反而各种指责,只有一个小姑娘家里人按时带她看医生,看着她吃药,男友也不离不弃,如此过了三年,三年的药让一个纤细的小姑娘都变成一个大气球了(她自己原话),医生终于停药了,据说今年结婚,祝福她吧!

家人的不理解不帮助才是抑郁症患者的坟墓,没办法,谁让这病毁灭动力削弱意志呢。


@Luan:

我从来没有很任何人说过我有抑郁,我怕听到被人说是矫情,被人说是逃避现实,被人说软弱,说是彼得潘综合征。

我诚心的羡慕,那些能丧着脸在我面前说自己是抑郁症的人,我听着他们跟我炫耀:自己会活不过多少岁。听到这些的我已经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我明白那种难以启齿,也根本说不明白。

说实话,最让我伤心的是,已经不知道自卑与自信,哪一个在我的潜意识中,哪一个在我的表象上。

继续生活和死去的动力,几乎都在消失,每当重振旗鼓,发生的事情就会告诉我徒劳无功。

每当决定放弃,周围的人都在告诉我水到渠成。

马云只有一个,而我承担不了九十九次失败的原因,就是家人期待的目光,更不忍家人隐藏起失望的目光,强颜欢笑。于是我发现,可能治疗抑郁唯一的方式,要么对自己残忍的去死,要么对至亲残忍的眼看他们伪装。

我能够察觉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可是更能够发现,出了问题的原来是我自己。

身为一个成年人,我无法去自残与自杀,心底的唯一一根紧绷的弦会告诉我:面对着我的尸体,家人会溃不成声。

于是我选择了每一天的心如刀绞。


@匿名用户:

十年之后的今天,我终于变成一个普通人了。

抑郁症曾截断我的学历,毁了我的名誉,逼我浪迹天涯。电击过N次,各种抗抑郁药镇静药安眠药,捆绑,洗胃,致使我记忆模糊混乱,那些年的碎片历历在目,但至今也没能连起来。除了精神病院,我活在窗帘的后面,活在word里,活在夜里。我的青春血肉模糊。

直到一次电脑事故,刷机一切清零,曾写过的数十万字,彻夜长谈的记录,空了。这迫使我停住。斜路至此走无可走,终于开始回归正途。

现在呀。爸爸妈妈头发都白了。唯一的十年未失联的人也结婚了。手臂上覆叠的伤疤都已经没有颜色啦。

如今抑郁症对我来说,不值一提。

分享我个人康复的经验:早睡早起,接受中医调理,尽量素食,森林徒步,旅行(物质生活)。阅读,念经,内观(精神世界)。

这些经验是我拿命熬出来的,也明白这分享的无力感,因为抑郁症的私密性、个体差异性以及不可传达性,因为抑郁症患者几乎无法自拔。

渡者自渡。

愿在座各位早日回归自我,回归平安喜乐。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欢迎转载到朋友圈 

本周热门文章


父母有多无知,孩子就有多无耻


你那么懂事,一定没人疼


那个伤害过你的人,现在死了吗?


傻X们有个共同点,都对自己迷之自信


李晨第一次《天空猎》,到底飞砸了没?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返回首页收藏本文点击复制

标签:    kill   me   heal   me   kill   me   heal   me土豆   韩剧kill   me   heal   kill   me   heal   me优酷

 下载  图片  视频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0]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1]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2]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3]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4]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5]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6]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7]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8]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9]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10]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11]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12]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13]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14]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15]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16]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17]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18]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19]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20]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21]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22]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23]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24]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25]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26]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27]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28]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29]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30]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31]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32]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33]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34]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35]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36]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37]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38]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39]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40]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41]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42]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43]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44]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45]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46]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47]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48]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49]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50]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51]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52]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53]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54]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55]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56]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57]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58]

kill,Kill me,heal me,罹患精神癌症的年轻人 [59]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律师 editor 版权声明 滚动新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