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手游幕后资本推手冼汉迪:用资本整合泛娱乐资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7-01 22:09:54
导读:   腾讯科技俞斯译/文  身负斯坦福大学双硕士、投行精英、融资高手、收购专家的光环,在中手游被业界调侃为“IP土豪”、“发行一哥”的背后,身为联合创始人和

  腾讯科技俞斯译/文

  身负斯坦福大学双硕士、投行精英、融资高手、收购专家的光环,在中手游被业界调侃为“IP土豪”、“发行一哥”的背后,身为联合创始人和副董事长的冼汉迪却鲜少出现在媒体面前。

  在帮助中手游从纳斯达克私有化退市之后,冼汉迪设立了新的私募基金:国宏嘉信资本。日前,冼汉迪接受了腾讯科技独家专访,聊了聊他在投行和游戏公司工作的这些年,如何帮助中手游上市和资本运作,为什么美国投资人对中概股存在“偏见”,以及,怎么在蓬勃的文化市场上寻找下一个机会。

  中手游香港的办公室位于寸土寸金的中环。走进公司的会议室,最显眼的就是展示柜中几位高管当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敲钟时的合影。

  对于一个团队来说,将公司从小企业做到在美国上市,敲钟的时刻必定感慨万千。但对于冼汉迪来说,从开始做中国手游产业的市场调查、获得资金进行并购整合、路演融资上市,到全面改革业务重点、开启“IP”战略乃至于私有化退市,路上的每一关都闯得既严峻又急迫,每一仗都历历在目,反而没有多少“举香槟”的余闲。

  冼汉迪出生于香港,高中开始就出国留学,之后的学生时代都在美国度过。在全美计算机科学专业排名第一的卡内基梅隆大学学习四年,取得计算机科学/数学、经济及工商管理三个理学士学位后,他进入斯坦福大学继续深造,一年内又取得了工程经济及运筹学双硕士学位。

  “当年美国大学鼓励学生进修,让我有机会同时修多个学位也不用多交学费,所以我就认真把感兴趣的专业在短时间内念完,很辛苦但也很充实。”学生时代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大限度地完成多个学位的高效作业形式很好地锻炼了冼汉迪的能力,让高强度高效率地工作成为了他的习惯。

  九七年香港回归,冼汉迪也学成返港相继进入法国巴黎银行和汇丰银行的投行部工作,一做就是12年,曾师从著名的“红筹之父”梁伯韬。期间他专注为中资国有企业及民营企业筹备上市及收购合并业务,投行职业生涯中为中资企业处理的各类融资并购案涉及资金超过500亿元。

  投行经历不仅带给他资本经验和操盘功力,也让他成为香港资本圈中最早接触中国大陆市场的投资银行家之一。此后,他成功为第一视频(原中手游母公司)融资5.6亿港元以及为中手游筹得1.36亿美元,多年的投行背景功不可没。

  2009年,移动互联网行业尚未成型,但一些嗅觉灵敏的人已经感知到了其中的机会,纷纷辞去高薪工作“下海”创业,冼汉迪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做游戏”,冼汉迪说道。除了从小到大都热爱游戏、并在大学念了计算机科学专业之外,当年腾讯由QQ起家却因PC游戏赚大钱的例子让冼汉迪看到了未来移动互联网领域手机游戏强大的变现能力和巨大的市场潜力。出于与第一视频主席兼CEO张力军博士有共同的理念,他辞去了投行工作,加入香港上市公司第一视频,出任CFO兼执行董事。

  想快速进入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收购一家行业里的公司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带着这种想法,冼汉迪在研究了近百家游戏公司的资料后,找到了肖健和马志强的KKFUN和王永超的广州盈正。KKFUN是当时功能机游戏市场的佼佼者,与全球著名芯片商MTK的合作让全国大量的功能机一出厂便带有KKFUN做的游戏。除了在中国区代理《愤怒的小鸟》之外,KKFUN出产了几百款如拼图、打飞机这类的小游戏。

  虽然每次的收费只有一两块钱,但KKFUN的年利润在2009年已经达到了5000万;广州盈正则是当时中国领先的智能机手机游戏开发商,其年利润早在2010年已经有约2000万人民币。

  凭借第一视频香港主板上市的优势作为融资平台,冼汉迪先后将行业最领先的KKFUN、广州盈正等手游公司收归旗下。2011年1月,中国手游娱乐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中手游成立之后,被合并的各手游公司的CEO们也成为集团的股东和董事会成员,作为集团子公司CEO之一的肖健正式获任担任中手游的CEO。“当初给公司起名时,我相信我们这个汇集了中国最顶尖人才的团队一定能做出国内最好的游戏公司,所以就起了中国手游这个名字,算是我对我们团队的信心和愿景。”冼汉迪介绍说。

  2012年9月25日,中手游冲破中概股的阴霾,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全球市场,成为中国首家登陆国外资本市场的手机游戏公司、以及当年仅有的三家在美成功上市的中国公司之一。

  近年以来,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总是表面风光,背地里有苦无处说。由于美国资本市场对中国企业的经营模式和概念始终不肯给予完全的认可,加上沽空机构的虎视眈眈,中美会计制度差异和VIE架构等问题,大部分中概股公司都得不到合理的估值。为了最大限度地取得投资人的信任,中手游在市期间,冼汉迪和CFO张飞虎几乎每个月都要出国向国外的投资人讲解公司的最新情况。

  相对在美国遭受的种种不公待遇,A股市场及投资人对科技股表露的善意显得弥足珍贵。冼汉迪和团队通过高效的执行力,中手游于2015年8月以85天的纪录超高速地完成了价值7.4亿美元的私有化,正式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

  2012年中手游登陆美国资本市场,不仅让集团圆了上市梦,也让肖健在33岁时成为了当时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中最年轻的CEO。

  提到这位多年的老搭档,身为地道香港人的冼汉迪用了“靠谱”这两个字来形容,“七年前认识他之后,我就觉得他特别靠谱,有想法,有干劲,也有梦想”。两人的合作从功能机手游业务到智能机手游业务、开创发行业务,再到设立“IP”战略、打造泛娱乐生态圈、到最后延伸至投资圈,于日常点滴合作中建立起一种默契。

  中手游私有化之后,回归A股的事被无数人问起。除了那些能预想到的好处之外,冼汉迪更庆幸于终于找到了一个能留住人才、完善激励机制的好法子。

  “A股市场更懂我们的游戏,更懂我们的价值”,相信在给予合理估值与股价的A股市场中,中手游之后的激励机制能更有利于公司人才的招聘及留存。

  “企业拥有的财富不止于资金,还有人才。”在中手游今年初的年会上,集团23位部门高管集体上台亮相。提到这些年轻的人才,冼汉迪很是欣赏和珍惜,“中手游的大平台上不可避免地有人来来去去,但肖健和我始终坚守着中手游,集团也从来不缺年轻能干的人。”

  经历了12年投行和7年移动互联网的职业生涯之后,即将重回A股的公司也预计将有不错的成绩,作为中手游的联合创始人,冼汉迪在开启私募基金生涯的同时表示一定会继续大力支持中手游的持续发展。新的私募基金将投资移动互联网及TMT相关的产业,与中手游有协同效应。

  “我们想投泛娱乐文化产业链和VR/AR,想做整合资源的人。”面对移动互联网如火如荼,“二次元”文化走向主流的现状,冼汉迪认为,“这和我们当初乘功能机的东风把手游做起来的情况很像”。

  由于手机游戏为用户提供了在碎片时间里娱乐的方式,用户愿意为这些娱乐买单,因此手游也就积少成多地赚到大钱,中手游很大程度就是当时那种市场背景的受益者。而现在,借助更加先进的随身设备和更快速普及的网络,一定有越来越多人愿意因为网剧、漫画、动画或其他社交网络App为他们提供的娱乐而掏钱消费。变现的方式越来越多,广告、周边和粉丝经济的操作也会越来越多样化。

  国宏嘉信资本另一个想要做的就是IP资源的整合。早在2013年,中手游便布局IP储备,逐渐将发展策略修改为“自研+发行+IP”。《火影忍者》、《航海王》、《龙珠Z》、《北斗神拳》、《妖精的尾巴》、《喜羊羊与灰太狼》、《择天记》……对于这些大名鼎鼎的IP的提前布局,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中手游这几年的业绩和行业地位。从2013年第三季度开始,中手游已经连续十个季度蝉联全平台发行市场占有率第一。

  在冼汉迪看来,现在国内的IP,除了已经开始尝试泛娱乐化的大型公司之外,大部分IP的发展模式都比较单一。如果需要围绕一个IP发展更多项目,那么就需要整合更广泛的娱乐资源,包括在线上平台推出漫画、动画、网剧、大电影或其他录音类、图像类社交软件等,让协同效应最大化,从而满足IP粉丝群的需求。这样多维度、有品牌效应的IP可以说是进阶版的“新一代IP”。

  而国宏嘉信能做的不仅仅是提供资金,还扮演着一个促成“新一代IP”产业链各环节公司合作的中间人角色。在国宏嘉信资本已经投下的公司中就有十分优秀的网剧公司、IP运营公司和动漫制作公司等,通过国宏嘉信的牵线搭桥,这些公司将集各家所长进行合作,共同围绕某个IP打造多维度的综合IP计划,从而爆发出强大的协同效应。

  冼汉迪说,“小时候我们都是看美国和日本的动漫动画长大的,毕竟当年美日的国力那么强大,但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我们的文化是时候该被推出去了。顺着这个潮流用我们积攒下来的行业经验去打造围绕IP的泛娱乐产业整合,既是我们的发展方向,也是我们的一种责任”。在决定做私募的时候,冼汉迪很快得到了积极的响应。这些著名投资者包括了曾入股第一视频的中国人寿、奥氏资本(Och-Ziff)及汇友资本,和曾对中手游进行战略投资的国家主权基金、联发科技(MediaTek)、惠理基金、正源资本及新世界集团等。在没有做任何市场推广的情况下,国宏嘉信的一期基金的资金规模已达1.5亿美元。

  相对市场上的私募大佬,新成立的国宏嘉信虽然起步晚了一些,但由于其幕后的团队是在行业中拥有十年以上平均经验的互联网老兵,基金的联合创始人也包括多年战友兼KKFUN的联合创始人马志强,国宏嘉信相信自己有能力直接“上战场”。

  “对于我们来说,从团队建设,到融资、并购、搭建组织架构、上市、转换业务类型、拓展海外市场,再到私有化、再上市,这一系列创业者可能会遇到的各种困难和关键节点我们都亲身经历过。顺境的时候我们知道怎么判断,怎么去抓住机会;发生突发状况的时候,我们也能快速地去应对”。冼汉迪说。

  “我们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也志在向我们的投资对象输出这些经验去增加企业成功的机会。我们的经验包括如何IPO,IPO的选址,如何设计员工激励方案,怎样实现利润最大化,如何引进策略投资人等等。”

  在国宏嘉信资本正式成立的半年里,基金通过各种行业资源已经收到了过百份的商业融资计划书,但国宏嘉信资本只选择其中最优秀的七家进行了投资。目前为止,已投的几间公司的账面估值已经翻了数倍。

  作为一名投资人,冼汉迪坦言更喜欢亲力亲为的CEO,以及有大公司从业背景、或有连续成功创业经验的团队,“我希望我们在访谈的时候,创业团队对我们提出的财务、业务、架构、人事等方方面面的问题能答得上来”。更重要的是,有潜力的CEO应该有长远的眼光和远大的梦想,否则他所掌控的这家公司能做大做强的机会微乎其微。

  提到最有可能投的项目,冼汉迪表示,他并不是只投TMT的项目。投资不仅是他的工作,也是他最大的兴趣,可以同时做中手游和投资这两件喜欢的事,他感到很知足。在TMT范畴之外,他个人也会根据自己的喜好来投一些其他产业的项目,比如红酒和教育。去年他和香港主板上市公司华富国际的主席包利华还有金融界的其他几个好朋友一起收购了两个西班牙的百年酒庄;教育方面,他多年来也投资了多个以扶持香港下一代年轻栋梁为目标的项目。

  除了泛娱乐和IP之外,国宏嘉信资本也在VR/AR产业进行了投资布局。虽然在VR的硬件和内容方面都已经有投下的公司,但是冼汉迪也认为现在VR/AR已经过热,应该用更审慎的眼光来筛选,国宏嘉信资本不会一味追求热门行业,而是会花力气寻找真正经得起行业洗牌的好公司。

  谈及眼下的创业和投资热潮,冼汉迪一方面喜闻乐见,一方面认为创业者和投资人双方都需要谨慎,不能盲目。“现在市场上资金充裕,好的业务模式和有实力的创业团队不怕融不到钱,但千万不能把融到钱想成是“考上大学”就可以随便玩儿了,这意味着无穷竞争和残酷淘汰的开始。”冼汉迪说。

返回首页收藏本文点击复制

标签:    小游戏

 下载  图片  视频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律师 editor 版权声明 滚动新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