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0-12 21:17:14
导读: 利维坦按:中国古人讲,“信口雌黄”,这个雌黄就是砷的化合物(四硫化四砷),因为它能修改错别字。其实东西方用于美白的化妆品很早就出现了,比如17世纪意大利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利维坦按:中国古人讲,“信口雌黄”,这个雌黄就是砷的化合物(四硫化四砷),因为它能修改错别字。其实东西方用于美白的化妆品很早就出现了,比如17世纪意大利的美白化妆水托法娜仙液(Aqua Tofana),名字听起来很诱人对吧?它是由朱莉亚·托法娜(Giulia Tofana)命名的。无色无味,但其实含有砷和铅,只不过慢性砷中毒在当时的医疗水准下难以与一般慢性病区分开,所以当时许多慢性毒杀亲夫的案件都是以这种化妆水犯案的(通过控制剂量,可以计算死亡时间,比如一个月或一年)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投毒专业户朱莉亚·托法娜(1635-1719):有资料记载,她帮助广大女性毒杀了600人左右。



文/Natalie Zarrelli

译/杨睿

校对/石炜

原文/www.atlasobscura.com/articles/the-poisonous-beauty-advice-columns-of-victorian-england

本文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由杨睿在利维坦发布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法国画家约瑟夫·卡罗(Joseph Caraud)的油画《盥洗室》(La Toilette),1858年。图源:Public Domain / The Athenaeum


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总会上演这样的一幕:玻璃瓶和锡瓶静静地放在匣子里,等待一名女子打开匣子,开始日常护肤。她先是拿一瓶氨水洗了脸,而后小心地把精致的玻璃塞子塞回去。接下来,她又把纤纤玉指伸进化妆桌上那一堆膏粉中,去拿满是铅的亮白色涂料涂抹在脸上。接下来,她还不能微笑。这一点很重要,只有面无表情她脸上的涂料才能定形,任何细微的表情都会让它遗憾地裂开。


对,你没看错,这就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女性日常美容的一些方式。相信机智的读者已经发现,这一时代的各类化妆品都没能逃脱腐蚀性化学物的魔爪,这些物质可能还会让使用者上瘾。这样真的“有毒”的美容小贴士从何而来?和今天一样,什么时候、如何使用这些化妆品的建议都来自当时最受欢迎的美容专栏,《时尚芭莎》中的“丑女孩变身指南:梳妆打扮的小窍门”。


这个专栏由鲍尔斯夫人(S.D. Powers)撰写,她是维多利亚时代有名的美容专家。专栏中的文章大受欢迎,并于1874年再版为选集。“丑女孩变身指南”的文章里,鲍尔斯夫人总是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给出无数的变美小贴士,帮读者解决关于美丽的烦恼。


鲍尔斯曾这样写道:“有像家庭主妇一样绝望的人吗?”通过这个反问句和之后的小建议,鲍尔斯希望让当时的读者知道:所有女性都能从“路人”变成“迷人”,她们要做的只是着装和妆容的一点点调整。鲍尔斯认为妆容非常重要,她总是给读者提供很多贴心的建议,比如如何更好地薄施粉黛。


鲍尔斯认为,女性的美是一场精心制作、富含技巧和半私密的表演。她说:“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美是被打造出来的,就像剧院里张贴的海报一样。她们本人也接受这一点。”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一位女性在药店询问化妆品的持久力。图源:Wellcome Images


在维多利亚时代人眼中,最理想的美往往和苍白的面色捆绑在一起。这一点也不奇怪:社会上层的白人女性追逐更白的皮肤,这象征着特权让她们不用在太阳下辛苦工作。亚历克西斯·卡尔(Alexis Karl)是一位调香师,她对维多利亚时代化妆品的研究非常广泛,她说:“一切都是在讲怎样让你的皮肤变得更苍白、透明。”


19世纪有两种主要的化妆风格:“自然”和“画”妆。最理想的“自然”妆容是要唤起人们心中“英国玫瑰”的形象:一个健康美丽、品行高尚的女人。但卡尔指出,“据了解,当时有很多背后的技巧和方法去塑造一朵英国玫瑰。”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画”出来的美丽有伤风化;这些妇女既没有隐藏自己想变美的欲望,也没有隐藏变美的技巧。


和今天盛行的“裸妆”趋势一样,看似自然的妆容往往是通过不自然的妆前准备来实现的。化妆中用到的东西很多都是女性在家自制的。现代美容实践与美丽理想的出发点其实是背道而驰的。鲍尔斯指出,19世纪去角质(死皮)的东西其实是从蒲公英中萃取的化学物质,她说“去死皮的效果很好,像长了一种温和但不可察觉的水泡一样,之后只会留下焕然一新的皮肤,像婴儿的肌肤一样柔软细腻。”


为了保持好的脸色,她建议女性用鸦片做睡眠面膜,早上醒来之后用氨水洗脸。对于眉毛和睫毛稀疏的女性,推荐她们晚上用汞作眼睛治疗,这样就不用每天都要化浓妆了。卡尔说,“肺结核患者的外貌备受推崇:水汪汪的眼睛、苍白的皮肤。这明明就是痛苦死去的尸体的样子”。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898年Dr. Campbell牌安全砷片的广告。图源: Jussi/flickr


为了打造这种濒死的样子,女性会把柑橘汁、香水或是颠茄水滴进眼睛里,颠茄水效果持续的时间更长,但也会造成失明。面纱、手套和遮阳伞能够帮助保持皮肤的白皙,但这种白皙是花钱买得到的:西尔斯·罗伯克公司出售一种被称为蔷薇医生砷片(Arsenic Complexion Wafers)的产品,大受欢迎。它其实就是填满了砷的白垩片(一种微细的碳酸钙的沉积物)服用者可以小口小口的啃咬,以期达到美白的目的。商家在宣传活动中有意点出砷片是“完全无害”的。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被人工造纸中砷影响的工人的手,1859年。图源:Wellcome Library


砷是地壳中发现的一种天然非金属物质,有剧毒。一次、少量食用人还可以耐受(因此有时也被用作药物)但长期接触砷的后果非常严重:神经系统和肾脏损伤、脱发、结膜炎、砷角化病会让身体长出白斑,呈白癜风状,皮肤中的色素丧失。而且,人体在形成砷的耐受性之后,会上瘾,使用者会大量多次使用砷,直至死亡。


维多利亚时代的女演员和旅行美容作家洛拉·蒙特兹(Lola Montez)在《美的艺术》(The Arts of Beauty)中描写到波西米亚(现在是捷克共和国的一部分)的女性定期用砷水沐浴,“她们的皮肤因此变成了一种透明的白色”。同时她也警告说:“一旦她们习惯了这种做法,她们就只能一直继续这样做,否则死亡很快就会降临在她们身上。


和美相关的死亡并不总是砷中毒的问题,维多利亚女性也并非不知道砷有毒、会令人上瘾。维多利亚时代也有很多人把砷(砒霜)用作杀人的毒药。到19世纪末砷被用作染料和壁纸时,就已经被普遍当作一种危险的成分。使用少量砷进行皮肤“美白”的效果非常显著,这种美白方法因此持续了数十年之久。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847年Fran?ois Gregoire&Co“美化肤色的美国瓷漆”。图源:国会图书馆


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为什么明知有毒还要使用这些危险物质呢?相关的心理也许同样起源于这一时代的文化。卡尔说:“有毒是一回事,但在日常生活中也有一部分生命的死亡和流失不容忽视。”这一时代日常生活中就已经充斥着各种危险,远远多过有毒的化妆品;疾病、火灾和用电的危险占据了人们对死亡的大部分认知,家中的那些危险(如皮肤护理)就容易被人忽视了。


想要打造“自然”妆容要用到一些危险的化妆品,选择“画”妆的女性也并没有好多少。“画”妆的女性把白色涂料或瓷漆涂在脸上和手臂上,掩盖原本的肤色,打造一种非常苍白的肤色。这些漆是由铅制成的,含有腐蚀性。这次涂得越多,下次就需要涂更多、更厚来覆盖受损的皮肤。朱砂,有时被称为“红汞”,是一种人们已知的毒物,也被很多女性用作唇釉,让唇色更鲜艳。


许多咨询专栏作家,包括蒙特兹(Montez),都强烈反对女性使用瓷漆。蒙特兹宣称:“如果撒旦曾用任何东西直接诱使女人去破坏自己的美,那一定是诱她去用涂料和瓷漆。”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ant)的画作《X夫人》。图源:公共领域/维基


在《X夫人》这幅画中,一名“画”了妆的女子维琴妮·高特鲁(Virginie Gautreau)穿着黑色的连衣裙亭亭而立。有很多人羡慕,也有很多人憎恨她像尸体一样苍白的皮肤。卡尔说,“X夫人还会用靛蓝色的染料涂抹胳膊上的静脉,让它们浮现在瓷漆上。她非常熟练,这些女人真的活得像艺术品一样。”


身涂瓷漆的女性必须保持面无表情,不然瓷漆就会破裂。卡尔说,她们之所以都决定要涂漆、不采用“自然”妆法,是因为后者常适用于别人看不见的场合或是家中;一旦你开始“画”妆,每个人都知道你这样做了,你也只能一直这样做下去。从社会意义上来讲,你永远不能再变回自然的样子。


如果我们把专栏中的文章放在一起来,就会有一种奇怪的矛盾感。在一篇文章中,鲍尔斯声称“氨是对头发最健康、最有效的刺激”,而在另一篇文章中她却说如果你想弄掉不想要的毛发,氨就能派上用场。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丑女孩变美指南的标题页。图源:公共领域


鲍尔斯年轻时一直强调年轻的魅力,但等到鲍尔斯自己年华老去之后,她又开始谈论头发灰白的美丽。当然,专栏中也有很多建议和今天的美容健康专栏建议差不多,包括要吃好、保持身体健康、保持心理健康和自我价值感。但上述这些并不是当时美丽专家眼中可供读者选择的生活方式;在这些专栏中频繁出现了“义务”、“必须”这样的字眼。


今天的消费者可能认为自己比维多利亚时代的人要精明得多。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的确是有一些改善和进步的。今天,化妆品成分列表成为了法律规定的必要条件,当代女性更多将化妆作为一种自我表达、创造的方式,而不再当成一种不得不履行的义务。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点是很难忽视的:在当代博客、微博提到的美容秘诀和一些可能有风险的皮肤治疗中,也不乏和维多利亚时代“有毒”化妆品相似的地方,这些治疗方法在流行度和受支持度方面都在不断地变化。卡尔表示,“这就有点儿像人们说‘哦,给眼睛打肉毒杆菌可能不太好’,而另一些人则说‘但她打了,现在看起来很不错啊!’那么最后,问题来了:在变美这条路上,我们到底走了多远?”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砷之华尔兹》又称《死亡之舞》描绘了骷髅身穿含砷礼服跳死亡之舞的场景,

图源:Wellcome Library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thegoatjoe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返回首页收藏本文点击复制
 下载  图片  视频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0]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2]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3]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4]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5]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6]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7]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8]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9]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0]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1]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2]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3]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4]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5]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6]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7]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8]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19]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20]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21]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22]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23]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24]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25]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26]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27]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28]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29]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30]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31]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32]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33]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34]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35]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36]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37]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38]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39]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40]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41]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42]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43]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44]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45]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46]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47]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48]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49]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50]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51]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52]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53]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54]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55]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56]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57]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58]

快穿之毒莲花的进化史,毒之美容史 [59]

相关报道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律师 editor 版权声明 滚动新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