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诱惑 基金经理弃年终奖奔“私”

作者: 发布时间:2014-12-10 09:37:51
导读:   尽管再工作一个月就可以拿到数额不菲的年终奖,但为了不错过牛市,基金经理们也是拼了

  尽管再工作一个月就可以拿到数额不菲的年终奖,但为了不错过牛市,基金经理们也是拼了。北京商报记者近日了解到,三季度以来的牛市不仅让股、基民开户数迭创新高,更是撩动了很多基金经理奔“私”心,在炒股受监管、证监会对“老鼠仓”持续高压的当下,很多基金经理已经提出或准备提出离职,即使今年可能因为好看的业绩拿到高额的奖励。

  牛市来了基金经理走了

  今年以来基金赚钱效应明显,基民投资热情空前高涨。中国登记结算数据显示,11月24日-28日基金新增开户数25.67万户,较前周增加5.59万户,创近七年新高。数据显示,6月中旬以来,投资者开户热情持续高涨,自今年6月16日-20日这个交易周以来,基金开户数已经连续23个交易周新增开户数均在10万户以上。

  不过,让很多基民没想到的是,他们来了,一些有能力的基金经理却要走了。

  “没错,我所认识的一个业绩不错的同行已经决定辞职做私募了。”上周,沪上一家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如是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不仅仅是上海,北京、深圳等地的多家公司都有基金经理做了同样的决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行业分析人士证实,最近就有他熟知的几位基金经理打算出来自己干,目的是“为了赶这波牛市,方便自己买股票”。

  因上月底在网上公开发布了一封给投资者的信《A股的过去和未来》名噪一时的前“公募一姐”王茹远就是其中的一员,作为原宝盈策略和宝盈核心优势的基金经理,在其执掌下两只基金不仅长期位于同类基金第一梯队,规模也迅速增长。如果没什么意外,公司在今年底肯定要给她发一大笔年终奖。不过,她却在三季度后做出了学习原公募一哥王亚伟的决定——奔“私”。她已经在11月3日注册成立了自己的私募基金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新公司名称为“上海宏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显示,法定代表人为王茹远,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国内合资),经营范围为、投资咨询、商务信息咨询、企业管理咨询、金融信息咨询等。

  一般而言,每年年终考核过后的一季度往往是基金经理离职的高潮期。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离职潮”似乎贯穿了全年。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今年以来,截止到12月1日,共有184位基金经理离职,平均每月将近有17名基金经理离职。相比之下,2012年、2013年全年的基金经理离职数分别为111位和136位。12月以来,这一数字仍在不断增加。

  奔“私”背后的经济账

  是什么让基金经理宁可放弃即将到手的年终奖也要毅然离去呢?其实,让基金经理们蠢蠢欲动的同样是赚钱效应。公募基金经理的薪酬实际上与管理规模相关,并不能直接受益于业绩的好转。与之相比,私募投资经理的薪酬则与业绩直接挂钩,因此导致了基金经理奔“私”的增加。也让看到了大牛市行情的基金经理们心理上无法平衡。

  以奔“私”的王亚伟为例,在公募任职期间,尽管华夏基金给出了顶薪,其年收入也不过千万元级别。然而,在其奔“私”后这一数字猛增了不止10倍。2012年12月21日,王亚伟的首只私募产品昀沣完成募资20亿元,固定管理费率高达2.5%。这意味着,“一哥”每年的固定管理费高达5000万元。虽然2013年13.86%的净值增长让人有些失望,但根据协议,这也能为“一哥”带来超过5000万元的提成。仅此两项,王亚伟去年入账过亿元。今年三季度以来,该产品最新净值已经超过1.8元,这意味着王亚伟的收入将比2013年更上一层楼。

  不仅如此,11月13日起,王亚伟执掌的第二款私募产品——千纸鹤1号正式开始发行。此次总募集规模与昀沣相同,均为20亿元。

  就公募基金来看,虽然监管层对于基金经理炒股放开了口子,但在具体实操层面有着严格的限定,有些公司甚至直接就没放开。这意味着,即使你掌舵着数百亿元规模的产品,基金经理的收入也只能在百万元级。

  “在股市走牛的背景下,基金经理奔私的脚步可能会更快,譬如王茹远就是一个例子,她在这个时候奔私主要是看好今年底和明年的股市行情,所以出来自己做。就公募基金经理而言,他们产品业绩好往往和自身并没有太多利益挂钩,最赚钱的还是公司,但如果在牛市中自己做的话,那么私募产品的业绩提成非常高这也是很大的诱惑。”格上理财分析师曹庆展称。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10月底刚刚正式离职,11月3日就完成注册,“从王茹远成立私募基金的速度看,表明她非常看好当下的市场,估计会很快发行自己的私募产品”。在业内人士看来,甚至不排除其已经开始操盘。即使没有募集产品,依靠他们的能力,仅仅给自己炒股的收入也比在公募时高。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市场上的私募分三种模式:一种不保本,利润二八或三七分;一种保本,利润五五分;还有一种保收益,保证部分以上全拿。这样的机制明显更有吸引力,尤其是在行情好的当下。

  “老鼠仓”暗流涌动

  如果说基金经理牛市奔“私”基金公司很难挽留的话,对于“老鼠仓”抬头的警惕就基金公司而言似乎更是当务之急。

  上周五,在谈到股市近期表现时,证监会发言人邓舸指出:“证监会监控发现,随着股市大涨,近期股市坐庄、操纵股价等违法违规活动有所抬头,对此,证监会将加强市场监管,坚决予以打击,切实维护市场正常秩序,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显然,这个警告并不是只打预防针。

  值得关注的是,本轮反弹行情以来,国内老鼠仓案密集开审。如原汇添富基金公司基金经理苏竞因老鼠仓非法获利3700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原光大保德信基金经理钱钧因“老鼠仓”案被判缓刑一年半,其非法获利140余万元;马乐案二审,仍维持一审原判,非法获利1883万元的马乐仍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追缴违法所得并处相应罚金等。如此密集审判老鼠仓,无论是在法律层面还是在基金业层面都是前所未有的。

  “其中原因,自然与此前监管层大力度捕鼠,以及年底案件加速审结有一定关系。”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督察长表示。而在济安金信公司副总经理王群航看来,难得一遇的大牛市中,基金经理不能炒股一定会让他们心痒,而且更加严格的是,不仅基金经理本人不能炒股,其直系亲属、朋友很多也被监管不能炒股,这让他们更加不满,就目前这种情况看,也不排除牛市中有部分公募基金经理在此时做老鼠仓的动作。王群航建议,在大数据监管技术和力度都已经足够的情况下,希望监管层和基金公司能够放开基金经理不能炒股的限制,或者先可以放开对其直系亲属的限制。

  不过,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相关人士却认为在年初打击老鼠仓案力度如此严峻的背景下,基金经理不敢铤而走险。据其介绍,今年很多大型基金公司已经在风控上更加严格,基金经理所投资的基金产品、理财产品都要报备,其公司也未放开基金经理炒股。“所以再做老鼠仓已经不那么容易了。”其他多位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的基金公司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对于老鼠仓,公司在制度指定和防范上都比以往更重视和更有力度。但如果真的顶风作案,待市场恢复平静之后,监管层很可能会秋后算账。

  钱景财富基金研究员于光儒坦言,不管是不是牛市老鼠仓都会出现,这个东西很难避免,只能说牛市会放大老鼠仓的作案率,因为基金经理不能炒股往往是诱发老鼠仓的根源,所以他们会利用亲友账户去操作,如果基金经理自己可以炒股,并得到大数据监管的情况下,可能会更好地杜绝这种现象,否则可能这段时间奔“私”现象会更加严峻。

返回首页收藏本文点击复制

标签:    基金

 下载  图片  视频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律师 editor 版权声明 滚动新闻 网站地图